毋朔

小声逼逼

因为手抖把新抽的辉夜姬卖了什么的也是超级心疼的,毕竟这卡池不打算抽第二次了。好歹也是挺喜欢的卡QAQ

令人目瞪口呆的无料,这也太友好了吧

今天电瓶车翻车了,好在周围有人,帮我扶了起来。起身之后眼前黑屏了很久,不知道为什么。

现在祈祷不要内脏渗血,至少,挺过明天再发作吧。

前几天和爸妈彻底地把黑暗面说了出来,解开了很多心结。然后和人相处的时候状态好了很多,甚至像是换了一个人。

然而,期末季还是相当蛋疼的。debug已经成了一种梦魇,刚刚差点因为bug找不到过呼吸了。真的是,要保持心态平和啊。

有些时候真的对父亲失望透顶。

对于他来说,似乎我是某种属于他的物品,因而我得继承他的观念想法,还有意愿。所有所谓的“讲道理”,不过是在他的逻辑体系中自洽的“道理”,无论最终是否说服我,我都要受到惩罚。

的确,我对于家庭,亲密关系的厌恶,大多来源于我自己和家人的相处,尤其是我的父亲。我没有能力离开我现在的家庭,所以我不得不呆在这儿,但我以后不会再想建立一个囚笼。当然一切都只是内心暗自下定决心,若真要摆到台面上,我不可能说出口。

对于父亲的厌恶,衍生到对全体男性的厌恶,甚至最初接触耽美,也是出于“男人那么恶心的存在就应该自产自销”的想法。

黑水还是得倒出来,免得污染自己的内心。

不过大概早已腐烂不堪了。

前两天去相了个亲,真的,是相亲。

对方是一个小时候比较憧憬的学长,在男神名单上排前三的那种。

两方家长关系很好,从家庭方面来说没有压力。对方对我也相当满意,坚持想再约几次。

然而,我并没有感觉。

虽然从理性角度来说这已经是非常好的伴侣人选,放过的话很可惜,但我真的,心动不起来。

我觉得我还没有到要被一个身份局限的时候,而和他在一起的话,我完全能想象到一生的轨迹,简直是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。

我不想要一个这么干枯的人生,在十八岁就死亡,却还要苟延残喘到八十岁才被埋葬。

我讨厌擅长欺骗的自己,虽然我从不用欺骗去伤害他人,但真的还是好讨厌。

骗人先骗己,有意识培养这一点的我现在已经能把这个用到出神入化了。只要我告诉自己“我没有经历过这段事情”,我就能完美地忘记那一段记忆。对自己的欺骗都不放过,真的很痛苦。

以前研究过很长时间的微表情心理学和肢体语言对潜意识的映射。以至于我想表现出对什么感兴趣,让别人以为自己是下意识地流露喜恶,也已经是轻而易举。

一切都是源于害怕内心被人窥探。然而我都快忘记我害怕被窥探的理由了,那只是成了一种本能,只要有人试图揭秘,就会发自内心地愤怒。

这个“发自内心”,我也分不清是真实还是谎言了。

真希望有人能在私底下击破我所有虚伪的面具,把我对别人的欺骗,对我自己的欺骗都揭露出来。那样虽然痛苦,但或许我就能解脱了。

半个月前考的两门出成绩了,明明很简单,考的却不太好,有点郁闷。

闺蜜又有男友了,人选不是很意外。闺蜜的恋爱会让另一个三人组的平衡被打破,不过是我不在意的人的友谊,破裂了也只能感叹一下爱情果然比友情在大多数人心中还是重要的。

可能是我的朋友们太棒了吧,我几乎无法想象为了恋爱对象导致友谊淡漠的情况。当然,也有可能是我还没遇到过真正喜欢的人,说不定有一天就能理解这样的可悲了。

好羡慕那些能有喜欢的人的人,为什么我就没法去那样单纯而美好地喜欢一个人,那种明艳艳而单纯的喜欢,想想就是很美好的情感,应该能令人感到很快乐啊,为什么我至今都没机会体验那样的快乐呢。

第二轮期中结束了,有种释然的感觉。

电磁学真简单,真的,本来觉得什么都不懂肯定考不出,结果考的正巧全是半懂的部分。

离散有点小郁闷,简单是简单,但做的慢,眼睁睁看着两题没了。如果复习得更完善一点,肯定是来得及的,只能说好在做了的肯定对了吧。毕竟半个学期没听课,全靠昨天一天复习,能这样也不妄我一日努力,算是马马虎虎了。

接下来两天的杂物事真多,调查,助教,但我得抽空把作业做完,这样周末就可以做一下项目了。

虽然目前两周不会再有大事了,但期末会是四场考试挤在一起,如果不想忙到爆炸,我还是得尽早准备起来。

最近一周忙的很开心,虽然周二因为事情太多有点崩溃,但也撑过来了。

本来打算和前男友不要把关系搞太僵的,结果此人实在是太烦了,动不动刷屏。我就算和其他人建立普通友好关系,也不会和这么烦的人交好,于是干脆屏蔽双删。

现实中的朋友大多是外表柔美内心刚强的类型。当然了,实力都很强,聪明幽默,自爱且自信。总之在人类中应该已经快接近完美了吧。可惜性别相同否则真想永远和朋友们在一起。

想想自己的朋友,再想想前男友,不由怀疑是自己之前心急才会选择那样的人,简直不是一个档次啊。